首页 女生 現代言情 百無禁忌,她是第一百零一

章节目录 第1924章 早就見過

  麥青華本以為是哪個鬥膽的宵小,卻沒想到是一個圓臉漂亮的女孩,那一雙漆黑星眸在牆頭上冒出來,靈動而……尷尬。

  他心頭被什麼狠狠地撞了一下,瞬間劇烈跳動起來,手中的劍不自覺地垂下。

  是她!

  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?是做夢嗎?

  看到她想要滑回去逃走,麥青華心頭一急,便急中生智地道:“姑娘是對我這裡的武器感興趣嗎?可以進來瞧瞧的。”

  糖果兒本想著如何掩飾過去,畢竟趴在人家牆頭上有偷盜的嫌疑,沒想到他竟然會這樣說,這台階送到面前,不順著下來實在可惜。

  她跳了下去,嬌憨一笑,“對不起,我是聽聞說這裡有練武場,放了許多武器,便想過來偷看一眼,冒犯了。”

  麥青華見她翻身落地的時候,著急她會摔倒,急忙往前邁了一步,直到她穩穩落地之後,他一顆心才落地,溫潤一笑,“不打緊,隨便看,這本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。”

  糖果兒心頭著實是納了一把汗,畢竟自己這樣做會給父親丟人。

  好在,遇到好人了。

  糖果兒倒是真喜歡武器,練武之人嘛,看到一把好武器就跟看見寶貝似的。

  她在武器架前走著,眸光欣羨,雖說她是練武的人,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屬於自己的武器,平日裡練劍,用的是木劍,爹娘說用木劍就不會誤傷別人。

  “姑娘有喜歡的嗎?有喜歡的可以挑了帶走。”麥青華看到她欣羨的眼神,雖然知道這樣說不合適,但就想讓她開心。

  糖果兒一怔,“拿走?這不行,我怎麼能奪人所愛?我瞧一眼就很好。”

  “無妨,不值錢的。”麥青華對上那一雙澄明眸子,心裡頭跳得越發厲害。

  六年前,他曾隨母親去袁家做客,遠遠地見過她一眼,當時她在桃花苑裡舞劍,那時候的她,不過是十歲不到的孩子,但是劍招特別優美,滿園的桃花隨著她的劍招而紛紛揚揚,美不勝收。

  他一見,驚為天人。

  打聽到了她的身份,才知道她是徐大人的女兒徐糖糖,可她是住在宮裡頭,平日輕易不會出宮,便出宮也只有回袁家。

  當時並未有別的心思,只是覺得這女孩舞劍特別好看,想拿她當個妹妹。

  可越是見不著,心裡就越總是浮現她舞劍的風姿,她回眸的眼神,便刻在了他的心坎上。

  他刻意和袁家走得近一些,希望能再見到她,之後也見過她一次,那時候她十三歲,出落得亭亭玉立,那一刻,他很確定自己這輩子要娶的妻子,只有她。

  而初見她之後,便不想再科考,而是醉心武藝,偷偷地求了母親為他請了師父,但被祖母發現之後,把師父趕走,繼續逼迫他考試。

  但他不願意再考,對外說不想當官,可他只是不想當文官,他想當武官,因此被霸道的祖母逐出家門,她一直都瞧不起練武之人,覺得練武之人粗鄙,讀書人才高貴。

  府中所有的事情都是祖母做主,他知道如果要追求想要的,只有自己強大,有足夠的銀子才能支配自己的生活。

  他又拜得名師山居先生,做學問,寫詩作畫,名氣動天下,但他要的不是名氣,不是吹捧,而是這背後帶來的利潤,他一幅畫閑閑就能賣個幾千兩,這些年,早就積攥下豐厚的家財。

  他現在有底氣了。

  所以知道她及笄議親,他便跟母親提起,母親去跟祖母提,祖母當即斥責,殊不知這個時候袁家那邊也相中了他,被一些官眷散了消息出去,祖母便特意詆毀徐大人。

  這些他原先並不知道,因為他幾乎不留意外界的流言,直到祖父從早朝上回來,斥責了祖母他才知曉。

  他十分的生氣,沒等他去找祖母說理,祖母先叫了他過去,揚言說如果他要娶徐家女,是絕不可能。

  他怒極卻反而平靜下來了,一句話都沒有反駁,直接搬離侯府,自立門戶,至於外頭的人愛說什麼便說什麼,等此事平復,他要去拜訪冷大人,請冷大人為他保媒,他要提親。

  但是沒想到今日她竟然會出現在這裡,如今看著她站在武器前露出晶亮的眸光,他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