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七零旺夫小媳婦

第 80 章

七零旺夫小媳婦 蜜雨恬言 7584 2022-02-26 18:45

  第 80 章

  周靜從來沒想過, 他們程家跟秦家的淵源會這麼深,他們的閨女嫁到秦家, 他們的兒子娶了秦家閨女, 真是親上加親本親了。

  雖然這關系親得有些不可思議,可這也是好事。

  在趙笑花他們幾個因為跟各個親家打交道感到苦惱的時候,她的親家就只有一個, 這種簡單的關系, 讓她少了很多煩心事。

  1996年年中,程若跟秦偉業結婚。

  秦偉業本來想給她來一個世紀婚禮, 可她考慮到父輩還在部隊身居要職, 避言蜚語, 她只要求一場簡單的婚禮。

  只要嫁對了人, 婚禮只是一個形式罷了。

  其實, 她能有這樣的從容的心態, 也是因為父母一路以來的給予。

  她出生在國人基本都吃不飽的七十年代初期,但周靜跟程遠從不會讓她挨餓。

  等到了改革開放,她的生活比身邊的同學朋友更是好了不止一個度。

  大概是因為從不缺物質, 所以她的心態也不那麼物質。

  至於程銳, 是在次年博士畢業後結婚的。

  這一年七月一日是港城回歸祖國, 程遠就把他們的婚期定在這一天, 普天同慶之余還特別有紀念意義。

  這一天從傳統角度來看, 不算什麼黃道吉日,可在為保家衛國奉獻一生的軍人家庭裡, 這天比任何一天都要吉祥如意。

  婚後, 四個孩子不用長輩催生, 就自覺積極造人。

  程若在97年春天了一個兒子,程銳在98年春天也生了一個兒子。

  程遠雖然饞閨女, 都是男孫略感失望,可都是自家孩子生的,他都喜歡。

  程若婚後就直接定居林市,z大得知她被林大挖牆腳的時候,氣得快要捶胸口了。

  可人家是為愛跳槽,校領導也不好挽留。

  與此同時,秦嶺跟葉沁退休後就帶著秦師長跟羅嫂子也跑去林市,過上了含飴弄孫的晚年生活。

  至於程銳,拒絕了導師的挽留跟首都幾個大企業的邀請,回了省城發展。

  相對於發展機會,他覺得家人更重要。

  從本科到博士畢業,他已經離開父母十年了。

  人生沒有多少個十年,已經年邁的父母更是。

  兒子回來,周靜跟程遠都開心,只不過沒打算讓他搬回家住,而是把自建別墅作為他的婚房,讓他直接搬出去了。

  正所謂“相見好同住難”,兒媳雖然性格活潑開朗,但兩代人的生活習慣始終不同,既然有條件,分開住肯定最好。

  不過,因為小兩口要上班,孩子還是由周靜帶。

  自從帶孫子之後,她已經不坐診了,不過平時都是讓程銳把孩子送到木棉小區去。

  那邊老姐妹都在,小孩子也多,她們現在帶孫就跟以前帶孩子一樣,把幾個娃娃放一堆,讓他們玩一塊就行了。

  至於顧老,他仍然是勞模,不過每天都會抽點時間去跟孩子們玩一玩,平時看到好吃好玩的,也愛給他們買。

  周靜幾個雖然覺得讓顧老費錢不太好,不過也知道他把孩子們當曾孫看,也就隨他了。

  “日子真是過得快呀,想當年咱們還是年輕的媽媽,現在一轉眼就變成老奶奶老婆婆了。”

  朱曉麗感嘆道。

  “誰說不是呢?”

  趙笑花說:“以前的日子雖然苦,但那時候年輕呀,現在想起來,我都有些懷念了。”

  “別唉聲嘆氣的了。”

  周小蘭說:“現在起碼還有孫子孫女帶,等他們去上幼兒園了,咱們就真成‘閑人’了。”

  “對了,小靜,你家的九月份就要上幼兒園了,你到時候打算找點什麼干?”

  章燕紅問:“讓我參考參考。”

  “到時候就跟我家老程去廣場跳舞,鍛煉身體,自己舒服,不給孩子負擔,長命百歲。”

  周靜笑著說。

  “你跳廣場舞我就信,你家老程能跳嗎?”

  趙笑花不相信,“先不說他肯不肯跳,會不會跳,他有時間陪你去跳嗎?”

  “有呀,他年底就退休了。”

  話音剛落,所有人都一臉愕然,“不可能吧,你家老程不是很有機會當將軍的嗎?”

  “是,首長都找他談了,但他拒絕了,說要退休。”

  “為什麼呀?

  他今天不是才六十一嗎?

  這年紀在這位置上不大呀。”

  “他說”周靜突然微微一笑,道:“從18歲開始,從軍43年,自問這大半輩子對得起國家、對得起人民。

  所以余生想留給我,好好陪我,一起過一個幸福的晚年。”

  “嘖嘖嘖你倆果然是一如既往地恩愛呀。”

  朱曉麗打趣道。

  周靜笑罵道:“你們男人都退休了,難道都不是嗎?”

  “能一樣嗎?”

  趙笑花撇嘴道:“咱們的男人是到點一定要退休,你家程遠是為媳婦退休。”

  “”

  程遠說到做到,即使領導一再挽留,他還是在2001年年底退休了,跟著周靜去跳廣場舞。

  因為這些年一直有堅持做瑜伽,周靜雖然年過五十,身體柔軟度還是非常可以。

  考慮到要照顧程遠,他們加入了雙人舞的大軍當中。

  在雙人舞這陣營,一般都是跳舞興趣愛好者自由搭配的,像他們這樣的夫妻檔其實很少。

  程遠得知之後,非常慶幸自己來跳舞了,要是他媳婦落單,怕是被這些老頭子一擁而上,搶著當她的舞伴。

  可是,這跳舞的玩意跟她帶兵操練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情,雖然都是有拍子可巡,可比齊步走、跑步走難多了。

  周靜一天下來不知道被他踩了多少次腳,可看在他一片誠心的份上,她只能硬著頭皮去教他。

  晚上睡覺的時候,程遠看到她雪白的腳背添了好些淤青,心疼又自責,有些喪氣地說:“要不我不跳了吧?”

  “沒事。”

  周靜安慰道:“剛開始都這樣,等你練熟之後就好了。”

  “我就怕等我練好了,你的腳也廢了。”

  “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?”

  周靜說:“我身為軍屬,這點苦楚都受不了,說出去不是讓人笑話嗎?

  你放寬心,明天繼續。”

  大概是程遠真沒這樣的天分,苦練幾天之後,他仍然沒什麼進步,最後他決定放棄。

  “行吧,你實在不想跳就不跳,明天我自個兒去。”

  周靜也不勉強,說:“到時候我去跳集體舞,你就去旁邊的公園遛彎。”

  次日,兩人到了廣場就分頭行動。

  周靜去跳集體舞,照理說程遠應該放心,可他覺得自己的媳婦一出場就會成為焦點,心裡忐忑,這彎溜了沒一半,就匆匆往回趕。

  果不其然,當他走到集體舞陣營的時候,周靜已經被推舉上去當領舞。

  “今天這個領舞是新來的嗎?”

  “應該是的,之前沒見過這麼好看的。”

  “是新來的,以前哪裡看到過腰有這麼細跟這麼軟的。”

  “”

  幾個老男人在熱火朝天地聊著,程遠在一旁聽得火冒三丈,直接朝他們吼道:“閉起你們的狗嘴不對,閉上你們的狗眼,我媳婦是給你們看的嗎?”

  這幾個老男人一聽,非常不服,本想懟回去的,但看他大冷天還穿件短袖,一把年紀還一身肌肉,頓時不敢吭氣了,灰溜溜地跑了。

  這天以後,程遠早上再也不去遛彎了,而是留守在集體舞陣營旁邊。

  他也不閑著,獨自一人在一小塊空地上走起齊步走。

  本來圍觀的人還覺得他犯傻,可看他動作鏗鏘有力,英姿颯爽,仔細詢問還發現他是退役軍人,就有人偷偷問他,能不能也加入他的齊步走陣營。

  就這樣,他們夫妻倆在廣場刮起了一陣旋風。

  周靜領著一群人跳舞,程遠領著一群人站軍姿、齊步走,成了廣場一道獨特的風景。

  年底街道舉行文藝彙演,還邀請他們帶隊參加表演。

  周靜的節目在前,程遠的節目在後。

  當他出現在台上,聲音洪亮地發出一聲又一聲地命令,周靜在台下默默注視著,她恍若看到了年輕時,意氣風發的他。

  等他表演結束,從台上下來,一眼就看到她候在那裡。

  剛才還肅著一張臉的他,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眸光頓時柔軟了起來。

  他走到她跟前,問:“現在回家嗎?”

  “好呀。”

  周靜笑著應下。

  他身後的兄弟卻不同意了,“老程,剛才台下掌聲這麼響,咱們拿獎的機會很大,你別急著走呀,說不定要拿獎了。”

  “要是拿獎,就你們上去領好了。”

  程遠無所謂,然後對周靜說:“咱們回吧。”

  兩人並肩走了出去,等遠離了大禮堂,程遠的手就握住了她的手,然後十指緊扣。

  “等會被人看到,多難為情呀。”

  周靜嘴上嫌棄,可並沒有掙開他的手。

  程遠聞聲,扣著她的手的力度更大了,他說:“咱倆是正經夫妻,被看到了也是光明正大。”

  “你還以為咱倆是小年輕呢!”

  “不是小年輕就不能牽手了嗎?”

  “”

  周靜無法反駁,任由他牽著自己,慢慢地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程遠,你說人會有下輩子的嗎?”

  周靜問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程遠側過頭看她,溫聲道:“如果有,咱們下輩子還要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  她朝他笑得燦爛,輕輕點頭道:“一言為定。”

  全文完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