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歷史軍事 日月風華

第一一零八章 一箭雙雕

日月風華 沙漠 4917 2022-02-26 18:45

  霍勉之臉色發青,握拳道:“他們竟然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?”想到什麼,帶著一絲詫異之色盯著秦逍道:“秦將軍,你又是如何得知這一切?”

  “其實我知道的更詳細。”秦逍道:“遼西的土地被大量吞並,許多百姓沒有了活路,對官府恨之入骨。喬明水知道這其中不少人心存憤恨,故意讓人去挑唆這些百姓落草為寇,暗中更是提供軍械,有了軍械,那些無路可走的百姓自然就成了官軍口中那些無惡不作的賊寇。喬明水對那些盜寇的情況了若指掌,畢竟那些所謂的盜寇就是他挑唆而起,他不但清楚他們的數量和落腳處,對他們的出身親眷也都是一清二楚,可憐那些人毫不自知,成了廣寧軍隨時可以宰殺的羔羊。”

  霍勉之眼角抽動,秦逍繼續道:“那些盜寇當然不知道向他們提供軍械的就是廣寧軍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霍勉之抬手道:“秦將軍,喬明水又從何處而來的軍械?廣寧軍的軍械也都是有賬目可查,進庫出庫都有記錄,如果他們將自己的軍械暗中提供給那些落難百姓,賬目就對不上,若是差額只有三兩件甚至十件八件倒也罷了,可是數量差額出現幾十件甚至上百件的狀況,他們根本瞞不住。”

  “鮮於豐!”

  霍勉之一愣,詫異道:“廣寧軍校尉鮮於豐?將軍認識他?”

  “不認識。”秦逍搖頭道:“不過我已經派人監視。”

  霍勉之意識到什麼,身體一震,吃驚道:“將軍是說,那些軍械都是鮮於豐提供?”

  “郡丞大人對鮮於豐應該很清楚吧?”

  “是。”霍勉之點頭道:“他是廣寧軍校尉,隸屬於喬明水麾下,軍械庫一直都是由他管理。可是他怎敢.....?”

  秦逍道:“民間禁止鍛造兵器,盜寇成勢,往往都是劫掠官倉,搶奪官軍軍械,而大唐官軍最常用的便是橫刀,所以除非盜寇自己有鍛造兵器的能耐,否則使用的只能是從官軍手中劫掠甚至繳獲的兵器。”

  “這倒不假。”霍勉之點頭道:“最早的時候,就連各處縣城也都有兵器庫,存放少量兵器,盜寇猖獗之時,襲擊官軍的物資裝備,東北確實有不少橫刀流落民間。”

  “喬明水早年確實是領兵圍剿真正的盜寇,也確實立下了許多戰功。”秦逍凝視霍勉之,輕聲道:“他們每一次剿滅盜寇之後,都會將繳獲的物資錢糧都登記在冊,然後繳入府庫,都護府和朝廷再另行賞賜。”頓了頓,唇角帶著一絲冷笑:“郡丞大人是否能保證,他們每一次都能將所有的物資全都繳上來?”

  霍勉之駭然道:“他們敢隱瞞繳獲?”

  “上面的人都敢殺良冒功,他們隱報繳獲又何足為奇?”秦逍笑道:“遼東軍盤踞東北百年,作威作福,早已經爛到骨子裡,這些事情在朝廷眼中是不可赦的大罪,可在遼東軍的眼裡,卻實在算不得什麼。看來霍大人與他們確實不是同一個道上的人,否則怎會對這些一無所知?”

  霍勉之苦笑道:“我也知道他們無法無天,可是卻沒想到會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。”

  “鮮於豐是喬明水的心腹,每次剿匪,他們都會隱瞞許多繳獲,都護府和朝廷只在乎他們殺了多少盜匪,自然也不會真的調查究竟繳獲多少物資。”秦逍拎起茶壺,給霍勉之再添了一點茶,隨即才繼續道:“那些物資是否有趁機從百姓那邊劫掠的財物,那就說不准了。不過上面就算知道他們隱匿一些物資,也不會真的追查,將士們殺敵立功,貪墨一點財物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。”

  “貪墨錢財倒也罷了,但隱匿扣留兵器,那就是造反。”霍勉之厲聲道。

  秦逍笑道:“扣留兵器是大罪,他們自然做的很小心,而且藏匿那些軍械的地方也不會被外人所知。不過藏匿兵器之事,喬明水都交給了鮮於豐。”

  霍勉之低頭沉吟,許久之後才道:“我明白了,秦將軍,你.....哎,果真是智略過人。”

  “大人過獎了。”秦逍嘆道:“遼東軍是地頭蛇,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,如果不聰明一點,恐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  霍勉之此時已經想通了這次軍械案的真正目的,道:“這次軍械案,將軍是想一石二鳥,不但要拿下榆關,而且還要抓到把柄清洗廣寧軍,名正言順地駐守廣寧。封鎖鷹嘴峽,堵住糧隊,甚至扣押周凡,都是為了引蛇出洞,讓淳於布親自到鷹嘴峽交接糧草,而糧中藏刀,便將淳於布拉入漩渦,兩隊不但返回廣寧,淳於布為了洗脫罪責,也不得不跟隨來到廣寧。”

  秦逍含笑點頭,霍勉之繼續道:“可是這僅僅只是目的之一。劫銀案發生之後,你料到遼陽那邊一定會派官員前來偵辦,也算好日子,都護府的官員就在這兩天趕到,只要他趕到,遇到軍械大案,肯定是將劫銀案丟在一邊,先審理軍械案,而田世朝就必然會被提審,也一定會被審問那批軍械從何而來。”

  “不錯。”秦逍點頭道:“田世朝被審問之下,供出鮮於豐,於是這起軍械案就會引出廣寧軍私藏軍械之事,雖然糧車中的軍械並不是真的由鮮於豐提供,可是鮮於豐手中藏匿有軍械卻是貨真價實,如此一來,廣寧軍皮囊下的爛瘡就會被揭出來。”

  “廣寧軍隱報繳獲,私藏軍械,暗中向盜寇提供軍械,甚至養寇自重,這一樁樁真相被查出來,高讓當然就有理由清洗廣寧軍。”霍勉之嘆道:“朝廷如果知道這一切,肯定也會下旨嚴加徹查,高讓是監軍,有資格徹查軍中貪腐大案,他背後有將軍的龍銳軍撐腰,經過大清洗之後,遼東軍在廣寧軍中安插的實力就會被連根拔起。”

  秦逍淡淡笑道:“鮮於豐的罪行我們已經掌握的一清二楚,但不能由我們龍銳軍直接出面揭穿。因軍械案讓田世朝牽扯出廣寧軍的罪行,順理成章。”

  “廣寧軍既然犯有那些罪行,只要嚴加徹查,最終都能真相大白。”霍勉之盯著秦逍道:“可是淳於布那邊又該如何辦?糧中藏刀,是你們龍銳軍安排,淳於布並無私藏軍械的罪行,你難道要強行加罪?宋清源抵達廣寧,他是遼東軍的人,肯定會全力保住淳於布。廣寧軍確有其罪,宋清源包庇不了,可是淳於布並無其罪,宋清源當然不會真的給他定罪。”

  秦逍笑道:“淳於布是否最終被定罪,並不重要。”

  “不重要?”

  “從一開始,我就沒想過真的讓淳於布被定私藏軍械之罪。”秦逍看著霍勉之道:“大人莫忘記,對付淳於布的目的,不是為了治他得的罪,而是要從他手裡拿下榆關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.....?”

  “拖延。”秦逍笑道:“榆關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糧草,淳於布一心想要解決這個問題,而且是心急如焚,越快越好。我們利用軍械案讓他廣寧,他就該想到進城容易出城難。宋清源為何連夜審理軍械案?道理很簡單,他是想今晚速戰速決,讓淳於布擺脫干系,將罪名扣在田世朝一人頭上,定罪之後,那支糧隊作為贓物可以由他暫作處理,他便可以用榆關糧草緊張的理由,讓淳於布立刻帶著糧隊日夜兼程趕回去。”

  霍勉之頷首道:“我們躲避兩日,淳於布尋不見我們,即使宋清源趕到,也無法從糧倉調糧,所以我已經想到他們一定會打那支糧隊的主意,會盡快讓那支糧隊再次前往榆關。”

  “但田世朝今晚的供詞,扯上了鮮於豐,扯上了廣寧軍,這樣整個案子牽涉更廣,那批糧車暫時就更不能動。”秦逍目光銳利,眸中鋒芒逼人,冷笑道:“田世朝咬死提供軍械的是廣寧軍鮮於豐,接受軍械的是榆關淳於布,如此一來,就是廣寧軍與榆關軍案中有勾結,茲事體大,就算是宋清源,也不敢輕易決斷如此大案了。”

  霍勉之感慨道:“這樣一來,淳於布身陷大案,自身都難保,也就根本沒有機會運糧回榆關。”

  “既然案子牽涉到廣寧軍和榆關軍,如果即刻查辦鮮於豐,確定鮮於豐和廣寧軍的種種罪行屬實,那麼榆關軍私藏軍械養寇自重又有誰敢說一定不是真?”秦逍淡然一笑:“這樣一支罪行累累的兵馬,又怎能繼續鎮守榆關?再加上他們糧草告竭,又怎能守得下去?”

  “將軍接下來准備怎麼做?”

  “如果榆關軍因缺糧兵變,那就是自尋死路。”秦逍道:“不想兵變被打成叛亂,他們就只能退出榆關,讓其他兵馬暫時替代鎮守榆關。”

  霍勉之皺眉道:“他們會主動退出?”

  “難道他們要待在榆關餓死?”秦逍笑道:“如今正值深冬,榆關周圍無法獲取近千人的糧草,廣寧這邊不會提供糧食,他們即使想去幽州買糧都做不到,因為通往幽州的道路已經被我派人切斷。”

  “已經切斷?”

  “姜朗將領兵入關,淳於布一定以為是為了入關接應朝廷欽使。”秦逍雙手環抱胸前,平靜道:“這當然也是職責之一,但最重要的任務,是切斷榆關與幽州之間的道路,至少在這些日子,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夠出幽州趕到榆關,榆關東西兩面的道路被切斷,鎮守榆關的兵馬成了一支孤軍,叫天不應,叫地不靈,只要有一道命令過去,他們就只能撤出榆關,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